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 >
学校体育到底是为了什么? 校园体育悄然变革
学校体育到底是为了什么? 校园体育悄然变革
* 来源 :http://www.pmmackaygroup.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0-15 14:30

  中国校园体育从到实践正在悄然发生一场变革,受益的将是亿万孩子和他们的家庭。

  这需要从朝阳区某小学的一位校长说起。她最近碰到一件尴尬事。在自己学校的荣誉室内,对着满屋子的金牌、杯、锦旗,她侃侃而谈,然而听众却一脸漠然,毫无兴趣。她说,过去她从来没碰见过这样的客人。

  过去,听众总是知趣地送上一堆夸赞,可这次来的是一群特殊的客人,他们是以师范大学体育学院前任院长毛振明教授为首的体育专家。他们不关心金牌、冠军等荣誉,他们关心的是:学校体育是否给每个孩子带来了健康?

  “我们正在竭力树立一个全员观念:人人都是运动员。学校体育是为每个孩子的健康服务的。”毛振明说,“很多学校在我们参观时都给我们展示他们的金牌杯,那是另外一种的产物,我们不在乎。”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毛振明担任的全国学校体育联盟(教学)(下称“教学联盟”)正在推动中国校园体育和内涵的转变。

  目前,他们在全国有33个试验区,众多加盟学校正在积极教学联盟专家团队设计的“全员运动会”、“课课练”和“健身操”等新型校园体育项目。这些项目有趣味有难度,更可贵的是得到了家长和社会的广泛支持,因此也得到了实验区地方教育局的认可。

  济南市中区是第一批加盟教学联盟的实验区。市中区教育局局长刘绍辉表示,毛振明的团队给市中区体育教学带来了性的,效果立竿见影。

  刘绍辉说:“我们是2015年加入教学联盟的。现在我们整个区体育教育面貌发生了蝶变,学生体质也实现了跨越式提升。这两年来,我们收获了太多的。教学联盟改变了我们对于学校体育的认识。”

  学校体育是为了什么?在8月23日于师范大学召开的一次研讨会上,一位地方体育局长提议就这个话题进行讨论。

  一位来自杭州的学校体育教研员结合这个话题分享了她的一次亲身经历。她说,几年前杭州某区为了提升体育考核成绩,强令区内所有学校苦练考核项目。考核成绩虽然直线上升,但练得沸腾,很多老师家长:再这样练,要的!

  于是,这个区的学校体育陷入停顿。这时,有人给他们介绍教学联盟的项目,但有个校长觉这些体育项目难度太大,加盟后又马上退出了。

  “后来,这个校长为自己的选择向全校师生道歉。他为了弥补,又带领学校回到了联盟中。”这位教研员说,“凡是这个联盟新型项目的学校都受益匪浅。关键是这些项目不但给孩子带来切实的体质改善,并且还促进了学校和家长的关系。只要家长支持,一切都好办了。”

  学校体育是为全体学生服务的。毛振明和他的团队凭此深得,赢得了大家的支持。

  “毛教授这么好的和这么好的项目应该尽快推广到全国各地,让更多孩子受益,”刘绍辉说。

  为了更精准地为学校提供服务,教学联盟最近决定建立大数据库,对每个孩子的体质状况进行数据采集、追踪和分析,从而针对不同孩子的身体状况提供不同的方案。

  毛振明表示,他们正在网络大数据人才,组建强大的队伍。“我们的目标是把最好的大数据专家拉到我们的团队中来,为孩子们的健康服务,”他说。

  大数据技术的突破让教学联盟关注全体学生的体质状况成为可能。大数据概念的核心是全面,与他们的“全员”正好契合。

  除教学联盟之外,把大数据引进校园的还有负责推广阳光体育的机构。他们目前正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校园足球班级联赛。他们的与教学联盟不谋而合:搞全员足球,普惠全体学生。

  有关专家呼吁,中国青少年健康问题已经影响到征兵等国防安全事务,从根本上改善校园体育是个具有时代紧迫性的问题。全员体育和全员足球是应时代要求而生的。

  不久前在浙江金华召开的2017“绿茵星生代”全国校园阳光体育足球班级联赛发展研讨会上,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体卫艺研究所所长吴键透露,最新监测结果显示:52.45%的身体超重,一些地区征兵对象出现大面积不合格的现象。

  吴键说:“2008年,中国人因缺少运动带来的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达到200亿美元,约等于当年中国医疗总预算的三分之一。预计到2030年,这个数字将达到675亿美元,超过全国医疗预算。”

  他认为,推进以校园足球为代表的集体类体育运动,是促进青少年身体健康的重要载体。

  毛振明认为,解决这个问题要靠地方教育局局长和校长。他说:“过去我给体育老师讲课,一次次强调这个。有个老师听过我六次课,但啥也干不了。我发现需要给教育局局长和校长。只要他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好办了。”

  的革新往往需要很长时间。在浙江金华举行的校园足球班级联赛研讨会上,国内著名足球专家张发言时表示,某些领导的意识是校园足球发展的一大障碍。他说:“我去过很多地方调研校园足球。几乎没听到哪儿的领导说现在有多少孩子在踢球,孩子通过踢球身体素质得到了多少提高。没人说!都在说拿了多少冠军,培养了多少尖子运动员。”

  还是在这次研讨会上,有个地方体育局副局长和校长马上印证了张的说法。他们不合时宜地报告他们校园足球取得了多好的成绩,拿了多少冠军,说得听众昏昏欲睡,有人甚至打起了呼噜。

  一些学校足球教练和校长私下表示,他们很希望举办全体学生参加的班级联赛,但领导一句“你们校队今年拿了第几名啊”让他们备感压力,不得不把更多资源用于校队,搞那种20几个人踢球、成百上千学生观看的“校园足球”。

  这种现象在南京雨花台区基本绝迹。那里主管校园足球的体育局副局长周文林提出了“慢”。他说:“我们搞校园足球涉及很多孩子,要谨慎,一定要遵循一个’慢’字,不要急于出成绩。当我们慢慢来做校园足球的时候,就发现一切都会变得。”

  南京雨花台区的校园足球追求的不是比赛成绩,而是更关注一些教育方面的细节。雨花台区教育局为此专门出台了一套细则。比如,他们,比赛期间教练不能在场地边抽烟,他们需要走到场外偏僻的地方抽烟。否则,他的球队将被罚分。

  中国校园体育、包括校园足球的健康发展,不仅需要更多的毛振明、吴键和张这样的专家,也需要更多刘绍辉和周文林这样的教育局长。记者采访校园体育这些年有个强烈的感觉:这样有见识有情怀的专家和官员正在与日俱增。我们这个时代给了他们展示才华的机会。

下一篇:没有了